云南4年连旱几成定局 已成国内十大天气气候事件

来源:云南省农业科学院 作者:云南省农业科学院 日期:2013-03-04 点击:533
干枯的庄稼 摄影:张彤
干枯的庄稼

  2013年的云南,4年连旱已成定局。干旱的再次来临,不仅影响到了生产生活,也让自然环境再次遭遇了重创,人们再次深受干旱之痛。

  现任国际水历史学会主席、国家水利部水文化专家委员会副主任、云南省社科院院长助理的郑晓云研究员,在旱困云南的2010年年初,带领专家组成员赶赴云南各旱区进行专题调研,形成了云南3年旱情的详实调研报告。

  本报昨日对专家组组长郑晓云进行了独家专访。他认为,今年旱情依然严峻,连续4年干旱已成定局。治理干旱若依旧采取因旱治旱的短期行为是不行的,“必 须做好长期准备,通过建立应对旱灾长效机制、建立国家层面的生态补偿机制、制定云南干旱治理及修复工程规划等一系列举措,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旱困云南

  见不到春耕春播 农民每天忙活找水

  ● 元谋县已有近130天没有降雨,境内6条河流断流。

  ● 目前全省已有60.4万人、33.5万头大牲畜出现不同程度饮水困难。

  早春时节,本是小春作物栽种时节,但是在云南许多乡村却见不到人们忙碌的春播景象,取而代之的是,农民们每天忙活着找水。

  元谋县已有近130天没有降雨,境内6条河流断流。位于半山区的金沙坪傈僳族村小组,大半年没有补水的小水窖快要见底。等水、节水、盼水贯穿着村民每一天的生活。

  眼睁睁地看着自家的庄稼地干得快冒烟,村民杞义龙毫无办法。因为没有水,他们的庄稼没有办法种。虽然政府已经为金沙坪每户村民修建了蓄水的小水窖,但从去年5月份就开始攒的水现在只有1/3了,杞义龙一家舍不得用。“如果实在吃不上水了,再用吧。”他说得有些无奈。

  现在,村民们每天能做的事就是找水、到村后山坡唯一的饮用水取水点取水。24小时才能接到一桶水,村民们现在用抽签的方式来排序。情形不太乐观,出水 点并不是一直有水,他们得等,等到水由山上的石缝中流出,通过皮管一滴一滴进入村民的塑料桶中。一整个昼夜守护水滴成了金沙坪22户村民的惯例。为了取 水,他们还不分白天黑夜到更远的地方去背水。

  不止金沙坪这个村子,整个云南全境,今年,许多村子都面临着缺水的困境。近期,云南省水利厅称,受2012年降水偏少和近期持续晴热天气影响,云南部分地区出现干旱,目前全省已有60.4万人、33.5万头大牲畜出现不同程度饮水困难。云南连续4年干旱已成定局。

  云南干旱成为国内十大天气气候事件

  ● 2005年4至6月,云南省出现了特大春夏连旱,干旱强度是1959年以来最严重的。

  ● 2009年9月至2010年6月,云南省出现了1961年以来最严重的秋冬春连旱。

  2009年云南发生旱情后,从事水环境资源研究多年的郑晓云就开始以云南干旱为课题,带领一个专家组从事云南干旱的相关研究工作。

  根据云南省1959至2005年共47年的春夏连旱综合干旱指数变化周期,从12年的长周期看,云南省逐渐从湿润年转为了干旱年,从10年以下的短周 期看,云南省已进入以干旱为主的周期中。“从变化趋势来看,目前云南可能处于要么不出现春夏连旱,要么就是出现特大干旱的历史时期。”郑晓云分析认为。

  2005至2012年8年间,云南省有5年出现旱灾,干旱发生的频率较高,且持续时间越来越长。

  2013年1月,云南干旱成为国内十大天气气候事件。

  持续少雨所致 干旱强度逐年累加

  ● 2011年12月以来,全省大部分地区降水量为20至50毫米。

  ● 2010年、2011年云南省数百条中小河流断流、数百座小型水库干涸。

  关于云南旱灾的成因,学术界给出了一个普遍的结论:全球气候变暖,太平洋厄尔尼诺现象加剧破坏了大气结构,造成海洋季风无法登陆形成降雨。

  “受极端气候的影响,也和降雨量少有关。”郑晓云查看了气象方面的资料,从2009至2011年,全省3年平均降水总共偏少近半年的降水量,其中滇中 东部地区更为严重(如昆明3年累积偏少50%)。2011年12月以来旱情更为严重,全省大部分地区降水量为20至50毫米,中北部不足20毫米,较常年 同期偏少五至八成,全省河道平均来水量较常年同期偏少31%、库塘蓄水总量较常年同期偏少26% 。

  持续少雨致使旱情无法得到缓解,干旱强度形成了逐年累加的态势。翻开相关资料,我们可以看到:2010年、2011年云南省数百条中小河流断流、数百 座小型水库干涸;2011年全省库塘蓄水只完成任务的62%,是有气象记录以来从未出现过的,其中曲靖市只完成了蓄水任务的34%。

  旱灾影响

  经济损失逐年递增 “云花”“云菜”受影响

  ● 农业 2009至2010年,因灾造成直接经济损失155.7亿元,间接经济损失185亿元,两项合计因灾造成农业经济损失340.7亿元,占2010年云南农林牧渔业总产值的18.8%。

  ● 工业 2011年,重灾区曲靖市蓄水不足,水电企业发电量大幅减少,因缺水影响生产的达213户,1至2月份全市产值减少近50亿元。

  郑晓云给出一组数据:在2009年以来的干旱中,全省16个州市都不同程度受灾,受旱灾比较严重的是昆明、昭通、曲靖、玉溪、楚雄、文山、德宏、红 河、西双版纳等9州市,其中受灾最严重的是昆明、昭通、曲靖、文山4州市。这些重灾区是云南省人口最稠密、经济发展最快的地区。而且持续干旱对云南的农 业、工业、对外经济合作等都造成了严重损失和影响。资料显示,2009至2010年旱灾造成经济损失1500亿元,其中直接经济损失170亿元;2011 年因旱灾直接经济损失70亿元;2012年截至2月末,因旱灾直接经济损失23.42亿元。旱灾继续持续下去将导致经济损失逐年递增。

  随着农作物的减产和受灾,农产品贸易也毫无例外受到影响,尤其是“云花”和“云菜”。其中,2012年3月,全省花卉直接经济损失9.6亿元。

  “这几年,城市居民都感觉物价涨了,这其中也有干旱的原因。”郑晓云说,近年来,随着干旱的加剧,导致了云南省农产品供不应求,自给率缺口较大,从外 省调粮食、蔬菜、猪肉等农产品的数量增加,农产品批发价和“菜篮子”价格上升,粮食、猪肉、蔬菜等价格上涨较快。此外,持续干旱还造成了云南特色经济作物 药材、烟叶、茶叶、白糖、鲜花、橡胶、咖啡等的大幅减产,市场批发价和期货价双双出现“失控式”上涨。最典型的如中药三七价格2010年飙升4.5倍,至 今价格还居高不下。

  另外,持续干旱导致云南水电短缺,火电发电量达到峰值,也加剧了煤炭的需求量,致使煤炭价格上涨。

  解决之道

  建立生态补偿机制 制定干旱治理规划

  2012年底,灾害风险综合研究计划中国委员会干旱研究专家组在云南调研时对郑晓云领导的干旱课题组从多角度综合研究干旱影响及治理给予了较高评价。

  省社科院专家们的研究表明,干旱的成因是综合性的、长期的,应从多角度来研究干旱,4年连旱凸显出了几方面的主要问题,解决之道则是制定出有效的治旱长效机制。郑晓云提出,治理云南干旱需要有新的思维,而不是因干旱而治干旱,要建立长效机制。

  找出短板

  用水结构不合理 用水效率低

  云南省的水资源利用率非常低,2010年水资源利用率仅为7.6,其中农业的用水效率仅为48.99元GDP/立方米。相关资料显示,自干旱以来,许 多地区在农业生产方面采用滴灌技术,2009年大旱时,全省大力推进五小水利建设,仅水窖就已经修了300万个。但是,郑晓云认为,在推广农业节水技术方 面和建设五小水利设施方面云南省仍有欠缺。

  郑晓云说,国外家庭雨水的收集和利用非常先进。云南农村收集雨水的方法单一,效果不好。今后要推广雨水收集的技术,提高利用效率。“300万个小水窖 是远远不够的,我想,我们不仅要把水窖建进每个农户家中,还要建进田间地头,建1000万个小水窖是云南解决干旱问题的重要目标。同时提高农业用水效率和 工业节水技术。

  水资源供需矛盾加剧

  从水资源利用情况分析,2010年云南省因旱灾用水总量下降了3.4%,其中农业用水和生活用水分别减少了71.3%和11.3%,但是工业用水却增 加了15.3%。保持工业持续发展是经济稳定增长的重要保证,但工业发展对水的刚性需求,加剧了水的供需矛盾,也加剧了干旱对经济的影响程度。因此,如果 不改变当前的发展方式和技术水平,随着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尤其是第二产业的快速发展,旱灾发生的频率和强度还将进一步加剧,旱灾的出现存在一定的必然 性,旱灾也将存在一定的长期性。

  缺乏防灾减灾准备和应对能力

  “缺乏防旱减灾准备和应对旱灾的能力是旱灾造成巨大经济损失的关键。我们只有做到未雨绸缪,才能抗旱胜利。”郑晓云认为,干旱是一种难以把握、缓慢发 作的自然灾害,具有不可避免性。国际经验显示,正确认识干旱的长期性,改变当前的干旱管理,树立长期防旱减灾的风险管理意识,建立预防性的风险管理,能有 效抵御旱灾风险和降低危害,这是云南值得思考和研究的问题。

  提出建议

  建生态补偿机制 或设资源环境税

  “目前首先应解决各级干部对干旱危害性及长期治理的必要性认识不足的问题,并尽快制定应对旱灾的长期规划,实施相关的治理工程,建立国家层面上的生态补偿机制。”郑晓云认为。

  如何建立一个应对旱灾的长效机制呢?郑晓云认为,应对极端气候灾害长效机制包括组织机构、制度保障、财物保障、技术保障、环境治理等内容,“我们建议由省政府牵头组织有关部门尽快开展这项工作。各个州市、县(市区)也应该尽快制定各自的方案。”

  开展生态补偿机制探索,他认为仅仅依靠云南省自己的财力和中央的临时补助,是无法完全解决云南当前和今后长期的生态修复、抗旱和旱灾的后期治理问题 的。建议将国家框架下的生态补助机制的建设作为云南生态环境建设的重要财力支柱,由中央政府协调建立国家层面上的生态补偿机制,目前重点要建立生态补偿机 制的是珠江和金沙江两条河流流域。或者设立资源环境税,结合主体功能区划分,根据各省区生态环境建设任务和责任,加大中央财政对生态环境建设专项资金的转 移支付力度。

  “云南4年连旱的后果是十分严重的,防止进一步的干旱及干旱修复工作不仅艰巨,而且影响到中国西南的生态安全。云南应当制定《云南干旱治理及修复工程 规划》,并探索将其纳入国家规划的途径。”郑晓云建议,可以探索结合2011年国务院分布的《全国主体功能区规划》中“实施国家重点生态功能区保护修复工 程,每5年统筹解决若干个国家重点生态功能区民生改善、区域发展和生态保护问题,根据规划和建设项目的实施时序,按年度安排投资数额。优先启动西部地区国 家重点生态功能区保护修复工程,将云南干旱治理纳入规划的内容。(李荣 邓建华)

云南省农业科学院 昆明市农业局